徽杭古道游记《古道情思》

(感谢九江都昌驴友“读你”提供,略有删节。)

  不记得第一次看到"徽杭古道"四个字是什么时候了,但记得当时看到这四个字以及一些驴子的驴行记录之后对我的震憾,就象一个长途跋涉者突然看到清澈的甘泉,而不能得之。

  从那以后,我就暗暗的对自己说,作为一个驴行者,我一定要去看她,去亲近她,亲近远方的"挥汗古道",去对她倾诉心中悠悠的思念之情。

  这一天终于来了,前天,2012年10月26日我们一行六人,终于出发上路了…

  由于此行计划比较完备,分工也很明确,我们在县城坐13时30分的大巴到景市,16时36分,K178次列车,又披着晚霞,哐当哐当,载着我们的兴奋和思绪一路北上。

  晚上9点,星光伴着火车站昏暗的灯光,我们到达绩溪县城,我用手杖撑着我们的群旗,一出站,绩溪县接站的胡老板就认出了我,随着他的引路,我们走小道、绕车站,几分钟就到了古道的第一站,我们落脚的居安客栈。

  多年来,也是第一次因这个古道让我近距离,近似地住上了电影里,小说中的车马店、大通铺,体会了一把与宾馆大相径庭的客居之夜,只不过这里的客栈没有汗味和劓声,没有嘈杂的马鸣嘶叫,没有匆忙的人来人往。老板就是店小二,热情和蔼,真有一付古道热肠。

  虽然这个小客栈设施简单,但很干净,特别是还让人可以不是很困难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听到美女在床上辗转鄱身的响动,犹如断断续续的小夜曲,我就是在这小夜曲中,酣然入梦,一宿无话。

  昨天,2012年10月27日,不用闹钟,不用叫醒,早晨6时许,我们自觉的起床洗漱,就连住在我们楼下的南京一伙驴友也几乎同时起床了,早餐虽然简单,一碗绩溪特产干笋面加一个鸡蛋,面里放的深山特产干笋丝,倒也嫩脆爽口,与在家的风味完全不同。南京驴友们传看着枭阳山水群旗,在他们近似艳羡的目光中,我们全队合影,7点整准时向古道开拔。

  途经胡总书记的祖籍---绩溪龙川村,坐在去鱼川的小面包车上,此时看着一轮朝日就在远处的天边。与古道相比,我们在这里没有停车,甚至车没减速,只让我们的镜头与他老家的村口和水街惊鸿一瞥!

  鱼川越来越近了,古道也许就在脚下,只是因为时代的变迁、社会的发展,与古道毗连的道路由小道、马路慢慢的变成了今天的水泥路、沥青路,天边的朝日此时正化作清凉山的一轮火焰,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炬,指引着我们向古道奔来。

  远远看去,山涧中的一幢建筑就是江南第一关(本站注:此处为一酒店,江南第一关在石阶路之上)了,那建筑好有气势,走近一看,其实是个售票大楼,大红标语透着一种喜庆,原来就在我们来到这里的前二天,刚刚举办了一个驴友节,这里看不到古迹,有的只是现代的办公设施,全是现代人工的痕迹,与想象中的江南关隘,相去甚远,商业气息重了,就没有特色,显得千篇一律了。

  但是,这是开发和保护的需要,没有这些机构,也许古道又不为世人所知。稍作停留,合影后,我们通过检票口,正式进入古道。

  登台阶,左转就到一个走廊,也是现代建筑,我所看过的徽杭古道的游记中,大部分都把这四个字念作,浙江通往(径),也难怪,这四个字,念过来,念过去都算通顺,容易误导,准确的应该是"径通江浙",文化啊文化。

  不久就到了逍遥河水电站,也就一不起眼的小院,但却是几乎所有的游记中都会提到的地方,是古道中,标志性的地点,我也只是匆匆带过,正好有二只驴在驮沙,驴啊驴,引发站站(网名)和几位美女几多嗟叹。

  从这里开始,古道的气息开始浓郁起来,古老的麻石条路,应该还是原来的样子,我们也开始慢慢的融入历史。

  人在古道中,心已越千年。

  有一段路,绿茶与驴并行,看装扮,似红军;看气势,更象一山间赶驴人,"驴行"、"驴子"、"驴友",只是谐音,绿茶(网名)在这里用自己的行动,好象作了全部的诠释。

  绿茶驴行之后,开始出现许多游记中提到的景点,逍遥谷、逍遥河、(和在后面我要提到的逍遥桥)磨盘石、将军石,从这里到黄茅培,是古道原貌保存最好最美最经典的一段路,由于我们要赶时间的原因,大家都很自觉,没有做过多的停留,跟随领队,一路向前。

  看过徽杭古道游记的人,都会心怀对江南第一关的向往,我们一步一步走近她了,虽没有想象中的恢弘气势,却有想象中的历尽沧桑。

  佛掌峰、祝三路会;漫山秋色、青黄不接,这都是江南第一关至黄茅培之间的主要景致。

  黄茅培原来是古道中的一个小村庄,也有几十户人家,听我身后的小女孩说,是从她爷爷的爷爷手里搬过来的,她上学要走17里山路,今天周末,她就帮家人看着这路边摊,现在的黄茅培主要收入来源可想而知是旅游收入,我猜想在过去肯定也是驿道经济,只是不知道在计划经济时代,他们是如何生存的。要是有缘,如果可能,黄茅培和之后的下雪堂,蓝天凹,我都想住上一夜,让我的身心与这古道大山一同呼吸。

  你拍花,我拍你;你是花,花是你。

  黄茅培之后,是一段比较平坦的山间小路,景色与我们的大港高塘土目,张岭望晓源等地相似,山路沿溪而行,我们且行且歇,看香香高举手杖,好不快意。这一段我们还与另一个户外团体汇合,我们歇他们行,他们歇我们就超他们,就是同行,我们的速度也比他们快,到了下雪堂之后,他们就再也没有超我们了,我们在蓝天凹吃中饭时,他们才赶上来,途中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风光、驴子,不作赘述。

  从黄茅培到下雪堂有二条路,一条路经过逍遥桥,一条小路可抄近道直插下雪堂,由于绿茶脱队,我们保守地走大路前行,此时也正是登山中最疲乏的时候,我们在逍遥桥稍作休整,补充食物和水,开始爬山,过了逍遥桥到蓝天凹这一段一直是向上行,蓝天凹的高度与庐山牯岭相当,这也是全程中最后一节艰难路段。

  下雪堂到了,在这里我还遇到了一个骑山地车下去的小伙子,当时那一刻真让人匪夷所思。

  全程中,下雪堂和黄茅培、蓝天凹一样,都是著名驿站,从这里开始,可以看到全国各地的驴行者,留下的手迹、旗帜,我们正找水笔也想挥毫一下时,"堂主"不耐烦了,大声说,不在这里住宿的人不能写,我们只好作罢,再问,可以照相不,答,可以,这让站站很无奈。

  关于下雪堂,上雪堂这二个地名,前几年玩过大型网络游戏《剑侠情缘》的人一定不会陌生,在我的记忆中,在网络游戏里,这二个地方都是各有堂主,刀光剑影,杀气逼人的禁地,这地名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"林冲雪夜上梁山"的悲壮…… 与我们合影的地方紧邻的就是这二幢破屋,大慨这就是下雪堂的前身吧,斑驳的外墙、传统的木屋,这里才依稀可见风霜下雪堂的影子。

  风雨下雪堂,堂主今安在? 正当我沉凝往事的时候,突然,一个身影闪到了我的面前,令人眼前一亮,这大慨是几天以来看到的最动人的美少女,我的镜头一晃,她很惊诧,我只好收起相机,不敢冒昧,没想到一个接一个又来了三个,我们同行的几位美驴们都说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是啊,这才叫年轻漂亮啊,让人不由得赞叹朝华的美丽,也慨叹岁月的无情。

  离开下雪堂,继续上行,这一段,我也要屏气凝神,一步一步登攀,在这一段体力的差异,立见分晓,类似好汉坡。上坡的尽头就是上雪堂,上雪堂却绝没有下雪堂的喧嚣了,难觅堂厅踪影,只有一片残恒断墙,我和绿茶要在此处等待后面的同伴,便拿出群旗,试图摆个P0SS,不是行家,木无表情,真是惭愧。

  蓝天凹终于到了,山门、木屋、完全是一片破败的景象,也许这更符合古道风情吧,只是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古道构建应有的精致,略显粗糙,但是,到达目标地的欣慰胜过一路的疲惫。 这时正值中午,我们饥肠辘辘,停留片刻,直达蓝天客栈,在这里我们把身上所有的包袱全部放下,客栈里全国各地驴行的旗帜和手迹更多,我仔细寻找着,看看有没有我们江西九江的等地的标记,遗憾的是,没有找到。

  其实当初我们制作"枭阳山水"群旗的初衷,就是因为我们在确定徽杭古道之行后,想把都昌户外驴行人的印记留在蓝天凹,今天既然没有找到江西九江驴行者的痕迹,那就让我们把这一空白补上吧,大家分别签名,找个合适的位置,把我们的群旗挂上去,同时也算把我们的户外驴行之情,留在了蓝天凹,留在了徽杭古道。

  吃饭的时候,有人说,我们签的名,谁认识啊,我的理解是,也许若干年后,我们可以指着古道上的这面签字的群旗,对孙子孙女说,看!这就是你爷爷或奶奶当年的风采!

  在蓝天客栈吃完饭后,我们来到了蓝天凹宿营地,站在凹顶,我们合影四望,虽不能极目远眺,虽然还有清凉峰的美景我们没有亲临,但是我们的心情还是无比舒畅,我们胜利了!古道,我们来了!古道,我们想念你好久了!古道,你是如此令人向往,今天我终于投入了你的怀抱,面朝古道,春暖花开的幸福感弥漫开来……

  从蓝天凹下山,这边的景色和路途已不重要了,下午二时许,我们就很顺利也很快就下到了山脚下安徽的永来村与浙江的浙川村,至此完成了全部的徽杭古道之行。

  回望来时路,古道情未了! (全文完)

返回首页